木材缺口大 林农不愿砍

2016-07-13 20:29

自2010年以来,我省每年的木材需求超过2000万立方米,且缓慢增长。1998年,四川在全国率先启动天保工程,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此后,我省木材供应方主要为:本土采伐占两成;东北的龙江、兴安岭两大森工集团供应一成左右;其余部分分别从俄罗斯、东南亚和非洲进口。
6月份,冷杉材价格为680元/立方米,比年初上涨10%,比一年前上涨15%。
捏着这份数据,乐山市沐川县林业局产业办主任陈云贵喜忧参半。喜的是,全县10多家木材加工企业终于走出了下行区间,可以开足马力生产;忧的是,全县木材年加工能力约为10万立方米,但当地木材只能供给4万立方米,缺口巨大。而其主要原因在于,企业、农户采伐意愿不高,省林业厅年初下拨的20余万立方米采伐限额,使用量仅四分之一。
不仅是沐川,全省多数地方也面临一样的难题:一方面木材缺口巨大,另一方面是采伐限额空置率居高不下。
采伐限额使用率低本土木材仅满足两成需求“市场现象还要从市场中找原因。”省林业产业联合会秘书长张德岺认为,省外木材供应渠道日益萎缩和本土自产木材不足,是大宗木材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
然而,2014年初,东北两大森工集团宣布停止商业性采伐,四川出现近10%的市场空缺,同时,主要木材出口国先后缩减木材出口配额,并限定出口木材种类,四川供小于求的矛盾越发突出。天府商品交易所市场部负责人彭浩杰透露,今年以来,由于政策性原因,俄罗斯供应四川的云杉、冷杉同比分别减少80%、60%。“其实,只要我们的采伐限额使用率高一点,不至于这样。”省林业厅资源处调研员李国明看着统计表很无奈:今年开始,国务院每年下达的四川木材采伐限额是1629.6万立方米,但截至6月20日,各市州上报已用采伐限额为70万立方米,只占总额的逾4%。李国明估计,年内全省实际使用额(采伐量)不足300万立方米,加上其他分散种植采伐部分,今年四川本土木材供应量仍然只占全省需求量的20%。
其实,这并非四川首次出现类似情况。李国明透露,2011年-2015年,我省木材采伐限额使用率最高的一年刚刚达到 28%,“最低的年份是18%。”
采伐成本高审批复杂木材加工企业或亏本
省林业厅统计,四川现有人工林530余万公顷,进入可采伐期的约为五分之一,林木资源充足。采伐限额使用率低的原因是什么?
“不是没树砍,是不愿意砍。”沐川县一位要求匿名的木材加工企业负责人坦言:沐川木竹资源极其丰富,全县森林覆盖超过77.34%。但分散的经营方式、居高不下的采伐成本,成为采伐的拦路虎。
在沐川,劳力进山采伐木竹日工资为130元-160元,“三个劳动力一天砍8亩左右,算上运输花销,砍1亩竹子成本要两三百元。”前述负责人介绍,“按照目前价格,一亩竹材售价不过600元,扣掉采伐、种植成本,搞不好还要亏本。”
而分散的经营方式,也让农户在办理采伐手续时缺乏动力,“现在生态提得很重,地方上对砍树的审批很严格,手续也复杂。”陈云贵坦言,树木采伐涉及前期勘察、作业设计、植被恢复等多个环节,“要10天左右,普通老百姓家能有几棵树?时间成本一高,很多人就不愿意申请了。”
规模化生产简化审批程序盘活林木资源
实际上,人工林的及时采伐更新,本就是林木生长规律的一部分。“天保工程到现在十八九年了,有的树都进入过熟期了,它们的经济和生态效益在下滑,应该及时采伐更新。”省林科院生态所所长向成华说,人工林的及时更新既能满足市场对木材的需求,且对生态也有助益。
 
但眼下面临的困境,该如何破解?“利润低不代表没有利润,是经营方式太分散,使得利润低的弱点被放大了。”省林业厅产业处相关负责人认为,林木采伐成本高的现实暂时无法改变,从规模化生产角度着手,更为切实可行。该负责人透露,今年,我省将继续放开经济林木(果)权证试点范围,推动集体林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置”,“鼓励林地向专合社、种植大户和企业手中集中。”
而在审批程序简化上,四川也在探索。李国明介绍,根据年初省政府下发的《关于批转林业厅关于“十三五”期间年森林采伐限额实施意见的通知》,从今年开始,我省将逐步取消采伐作业区更新验收制度;林农、专合组织或家庭林场均可申请采伐指标,鼓励同一行政村的采伐指标联户使用;允许林农拍卖采伐权,并可自主决定经济林、薪炭林、非林地上的用材林的采伐年限和采伐方式。“目的就是简政放权,给老百姓松绑。”李国明说。

  本文来源:http://www.766mu.com广东云浮木材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