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中国餐饮外卖行业绝对的领导者

2018-06-29 15:35

  当2011年底,各团购网站都将资源消耗殆尽时,王兴开始率领美团大举反攻,在2012年底最终从千团大战中胜出。之后再接再厉,2014年取得团购市场60%的市场份额,2015年10月份,以优势地位与最大的竞争对手大众点评网合并成立新公司,一举奠定了在团购领域近乎垄断的竞争优势。
 
  虽然在团购领域取得胜利,但王兴敏锐的判断团购只是本地电子商务的一个很局部的市场,在团购市场胜出只是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入场券而已。
 
  在以团购切入本地电商之后,美团开始尝试其他新产品探索。在2013年上半年尝试了很多种新业务之后,2013年11月,上线美团外卖,决定专注外卖业务。在美团推出外卖业务之前,2008年9月,张旭豪与其同学已经在上海交通大学的一间宿舍创建了中国第一家互联网订餐平台饿了么;在美团外卖上线不到一个月后,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淘点点上线外卖;之后,搜索引擎巨头百度也选择跟进,于2014年5月推出百度外卖。
 
  就这样,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与淘点点进行了一场长达近4年的外卖大战。最终美团外卖在没有任何先发优势与资金优势的情况下,成为这场外卖战争中的最后赢家。
 
  近些年,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带来用户消费习惯的变化,美团点评的主业到店餐饮服务开始遇到成长瓶颈,如果不是王兴在2013年上线美团外卖,坚决的加入并最终打赢这场外卖大战,今天的美团点评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其不只是错失蓬勃发展的外卖市场那么简单,如果饿了么、百度外卖在外卖市场取得胜利后,势必进攻美团到店服务的大本营,那时,美团点评将面临内忧外患,后果不堪设想。
 
  与美团相似的是,阿里、腾讯、网易这些相对长寿的互联网企业最大的特点都是无时无刻不在随着时代变化而进行业务升级迭代,对比那些曾经辉煌一时但最后如流星滑落的企业,核心问题也都是固守在原有的商业模式画地为牢,没能随环境变化而做出改变。
 
  根据美团点评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美团点评2015年全年实现交易金额为1610亿元,2016年为2370亿元,2017年进一步增长至人民币3570亿元。在2015年至2017年,美团点评也分别实现40亿元、130亿元与339亿元的营业收入。
 
  在已经很高的基数下,依然能保持如此高的交易规模与营收业绩增长,或许这才是美团点评备受投资者追捧,获得高估值的核心原因。
 
  在美团点评的业务布局中,餐饮外卖业务已经超越到店服务成为第一业务,2017年年度交易金额达到1710亿元,占美团年交易金额的47.9%,营收占总营收的62%。截至2018年3月31日,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高达59.1%,超过饿了么及百度外卖两家之和,成为中国餐饮外卖行业绝对的领导者。
 
  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2017年的年度交易金额为1580亿元,交易金额公司整体占比为44.26%,营收整体占比为32%。其中,美团到店餐饮业务的市场份额连续3年保持第一,在线商家从2015年的300万增长至2017年的550万,同期活跃商家从66%升至80%;在酒旅方面,2017年美团国内酒店间夜量总计达到2.05亿,仅次于携程,在国内同行业中排名第二。
 
  在可预测的未来,美团的外卖与到店两个核心业务还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不出意外,2018年二者都将双双突破2000亿人民币。
 
  外卖与到店业务都属于高频交易,其价值除了自身交易规模的继续成长,更重要的是沉淀了海量用户,将为美团新业务布局提供源源不断的导流。另外,围绕外卖业务,美团还构建了一张全球规模最大,可以深入到城市大街小巷的即时配送网络,这将成为美团独一无二的核心能力。
 
  在外卖与到店餐饮、酒旅业务之外,美团点评还布局了出行服务与新零售两个万亿级别的市场。
 
  2017年2月14日,美团率先在南京推出“美团打车”服务,进军网约车领域。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在之后三天时间里,美团打车很快就拿到当地网约车市场1/3的份额。2018年4月,美团收购中国最著名的共享单车企业摩拜单车。
 
  至此,美团点评形成了“美团打车+摩拜单车”相结合的共享出行服务生态,其未来不仅能为美团贡献数千亿的交易额,还将串联起美团点评在吃喝玩乐领域的完整生活服务生态。
 
  在美团新业务布局中,最被外界忽视的,最具有想象力的是其在新零售领域的布局。美团在去年组织架构调整中,新成立大零售事业群,由王慧文亲自负责,这是美团切入超市、生鲜等实体产品的战略性动作。美团全球最大的,深入到城市大街小巷的即时配送网络与这些线下超市、生鲜实体店具有天然的结合点,美团点评利用自己的线上流量与线下配送能力为这些线下实体店赋能,将是比阿里巴巴新零售模式更为浑然天成的新零售模式。